• 當前位置:洞口黨建>時代先鋒

    一生獻大海

    2005-07-18 08:12:40  來源: 作者:swallow 編輯:redcloud  字體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 大】

         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 頂風劈浪,永不枯萎的喜浪藻
         
    驚濤拍岸的南海邊,一位精神矍鑠的老人,穿上紅色游泳衣,套上潛水衣,戴上潛水鏡,像年輕人一樣走進大海。在蔚藍色的海水里,他宛若一條游龍,俯仰自如,魚兒在他身邊暢游,一串串美麗的水泡兒冒起……
         
    這是中央新聞電影制片廠拍攝的紀錄片《喜浪藻》中的一幕。那是1980年,曾呈奎已經71歲,仍然親自率隊赴西沙群島考察,歷時40多天,并首次在我國發現了對研究光合生物進化有重要價值的原綠藻。
         
    陽光和海風很快使他的面孔皮膚變得黧黑。影片片頭介紹說:“有一種海藻,喜歡驚濤駭浪,在礁石上生長,人們給它起名喜浪藻?!?/SPAN>
         
    喜浪藻,不正是曾呈奎人生的生動象征么?
         1984
    年,曾呈奎退居二線擔任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名譽所長,卻仍然活躍在科研第一線。做試驗、看標本、寫作、審稿、開會、接待、訪問、出差、出國,時間安排得滿滿當當仍嫌不夠用,工作到凌晨更是家常便飯。
         
    曾呈奎精力充沛是出了名的。年輕時,上樓都是一步兩級,下樓騰騰一陣風;平地大步流星,在海濱走巖石如履平地?!爸挥羞M入圖書館,他是腳尖點地,進進出出毫無聲息?!焙退黄鸸ぷ?/SPAN>50多年的王璧增老先生說。
         
    熟悉曾呈奎的人都知道他有個習慣,開會或主持會議時,他常常閉上眼睛,好像睡著了,等報告結束了旁人正擔心呢,他卻忽然睜開眼睛,不慌不忙、滴水不漏地對報告作總結,甚至還作出自己的評價。
         
    別人都吃不準他的閉目到底是養神還是在思考,只覺得他很“神”。老伴張宜范就此給他提意見,他呵呵笑著說:“我合著眼,比別人睜著眼聽得還認真呢!”
         
    在美國留學時曾被同學戲稱為“那個不睡覺的中國學生”的曾呈奎確實休息很少??墒侨丝偛荒懿恍菹?。那就抓住零碎時間隨時休息。這種“分段休息法”換來的是渾身使不完的勁。他經常通宵達旦地工作,恨不得一天能掰成兩天過。
         
    年輕教授王廣策笑著講述曾呈奎的另一幕:曾老在辦公室審閱稿件時,身體端坐,雙手扶腿,看幾行字就閉上眼,雙手開始慢慢滑,快要滑到膝蓋了,眼睛也睜開了,旋即提筆把剛看過的幾行作出修改。再看幾行又閉目,再睜開眼睛提筆修改,如此周而復始。
         
    看過曾老這一幕的人都瞠目結舌,驚嘆曾老好像在打盹休息,其實他沒有停止思考;同時又自嘆弗如,恨自己學不來這一“絕招”。
         2002
    年,曾呈奎右臂長出一個惡性腫瘤,住進醫院。大夫叮囑:注意靜養,小心觀察。
         
    一天深夜,張宜范醒來,發現病床上空無人影,不由得心底陡然一驚。環顧室內,她發現衛生間隱約透出亮光。
         
    老人又耐心等待了幾分鐘,發現一點動靜沒有,趕緊披衣下床。走過去推開門:身著病號服的曾老,正坐在馬桶蓋上,手拿鉛筆改著一份學術報告。
         
    “報告沒改完,實在睡不著?!痹舷穹噶隋e誤的孩子似的趕緊解釋。就在手術后不久,刀口尚未完全愈合的曾呈奎,便帶著學生飛赴馬來西亞參加亞太海洋科學與技術大會。
      甘為人梯,“我們失去了很好的引路人”
         
    在海洋科學研究的茫茫征途中,曾呈奎像一座燈塔,照亮了后來者前進的方向,指明了研究者前進的道路。
         
    “曾師治學態度嚴謹,對在一起工作的同志嚴格要求,積極培養。他規定每天上班后的一小時,為雷打不動的看文獻、學外文的時間,以提高手下人的研究思維能力和外文水平。每周一匯報上一周的工作情況,小結后制定本周的工作計劃?!睂O國玉研究員深情地回憶說。
         
    浩瀚的大海養育了曾呈奎寬闊的胸懷?!拔母铩苯Y束后,對那些罵過他的人,甚至打過他的人,侮辱過他的人,曾呈奎不計前嫌,只當這些事情沒有在他們身上發生過,照舊為他們申請科研課題,送他們出國,為他們評職稱。他寬容地說“好人也犯錯”,盡力為每一個人的成長創造機會。
         
    年輕的王金霞是曾呈奎的關門弟子。她于2003年考取博士研究生。對這位女學生的面試,竟然花了兩個多小時,而那時曾老已是94歲高齡。曾老語重心長地向這位還沒進門的弟子提出希望和要求。他詳盡講述了他70多年的藻類研究歷程和科研思路,說到動情處眼含淚花。
         
    王金霞至今回憶起來,都為曾老的嚴謹態度,為曾老對于海洋事業的熱愛而深受感動?!澳鞘窃辖o我這個學生上的第一課,我終生難忘?!?/SPAN>
         2003
    年底,宋金明教授90萬字的專著《中國近海生物地球化學》初稿送到曾呈奎手中,老人慨然應允做“第一讀者”,他想曾老也可能就是翻翻,不大可能逐字逐句閱讀。但當他拿回書稿時,他幾乎驚呆了:曾老不僅認真閱讀了這部書稿,而且還進行了修改,甚至連錯別字和標點符號的錯誤都給修改了。
         
    曾呈奎生活上很隨和,學術上卻很嚴謹。試驗的關鍵階段,他要親自出海檢查。出了研究結果,要求學生要反復推敲和論證。他對學生反復強調研究的系統性和完整性,而不是有了一個結果就急于發表論文?!皩τ谒苯优囵B的研究生,他很嚴格。對于他不直接帶的我們這些年輕學生,他很寬容。出了錯他不直接批評我們,而是嚴厲批評我們的導師?;蛟S這就是‘隔代親’吧?”王廣策教授說。
         
    曾呈奎去世那天,王廣策始終守在遺體旁,淚水盈滿了眼眶?!霸鲜谴蠹?,他站得比我們高,看得比我們遠。我們年輕人,有時候鉆到一個角落里出不來。他指點一下,你就有豁然開朗的感覺。曾老去世了,我們失去了一個很好的引路人?!?/SPAN>
         
    王廣策的電子信箱里,至今還保留著曾老7年前發給他的電子郵件。當時他在德國結束博士后研究,正面臨是回國還是留在國外的重大抉擇。他想聽聽他敬重的曾老的意見,就給曾老發了一封電子郵件。
         
    令他感動的是,幾個小時后他就收到了曾老給他回復的電子郵件。在信中,曾老告訴他要認真學習,要相信中科院海洋所會給他提供施展才華的舞臺,囑咐他要按期回國,報效祖國,個人的事業只有與國家和民族的命運相結合才能有所建樹。
         
    曾老的回信像一縷春風吹散了他心頭的愁云,他選擇了回到海洋所。如今,他已經是開放室副主任、博士生導師。
         2002
    年,費修綆教授主持的紫菜種苗工程項目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,其中凝聚了曾呈奎的大量心血。在完成材料后,費教授請曾呈奎一起署名,曾呈奎婉言謝絕了。他誠懇地說:“這一工作我雖然出了一些力,但主要是由你和課題組的同志們一起完成的,我的名字就不要署了。你們的成果為老百姓帶來了實惠,我打心眼里高興。祝賀你們!”
         
    甘為人梯,獎掖后學??粗贻p人進步,海洋所研究隊伍成長壯大,曾呈奎感到無比欣慰;看桃李遍天下,他比自己有了成績還自豪。他關心和牽掛著同事們的工作和生活。去年12月,剛從昏迷中蘇醒過來的他,第一句話就問:“小周回沒回來?”之前,他的秘書周顯銅和學生王廣策等去西沙群島采集標本,他放心不下……
      寬闊的胸懷,把感動留給人間
         
    曾呈奎在國外留學多年,生活方式多少有些西化。他愛喝咖啡,在國外看英文報紙,愛唱英文歌曲。節奏明快的《揚基之歌》是他最愛唱的一首歌。
         
    盡管有些西化,可是他未有半點不合群。他平易近人,和藹可親,沒有半點科學家的架子。讓秘書做點事情,他會說:“請你幫我把這個材料整理一下,有不合適的地方盡管改?!?/SPAN>
         
    他心胸開闊,平時總是樂呵呵的,很難看到他愁眉苦臉。他喜愛音樂,古典的、通俗的,他都喜歡。閑暇時經常哼個小曲,有時還吹口哨,吹得竟然還是流行歌曲。
         
    在生活方面,他的勤儉節約,幾乎讓人覺得與一個大科學家的身份不符。
         
    他起草信函和稿件,基本上都是用裁開的舊信封或來信的空白處、背面書寫,而不是用草稿紙。捆綁書籍、資料的繩子,他也要收集起來再次使用。
         
    辦公室的毛巾用了多年,由白變黃,由黃變破。秘書給他換了新的,他把舊毛巾拿回家讓老伴縫補一下繼續使用。
         
    每逢出國,只要不是對方接待,他都要千方百計住最便宜的旅館,吃快餐、盒飯。他嫌在賓館打電話貴,就買了電話卡在公用電話亭打電話。
         
    一頂深藍色的帽子,曾呈奎戴了20多年,帽子的里沿都破得不成樣子了。每次戴之前,老伴兒都要給他掖好,恐怕破邊兒耷拉下來。他沒有時間去商場,老伴兒不得已,就拿一根繩子測量了他帽子的周長,到商場買回一頂。曾呈奎回家來往頭上一戴,還挺合適,高興得不得了。
         
    “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誰也不會相信,曾老這么大的科學家會是這么一個節儉的人,他的節儉讓人吃驚!”擔負曾呈奎護理工作的保姆鄭立妍說。3分錢一張的衛生紙,曾老會把它撕成3份用,你敢相信嗎?原來一張衛生紙只能擦一次鼻涕,曾老說太浪費,撕成3份就可以用3次了。這樣的小紙巾曾老和夫人已經用了幾十年了,曾老很為自己的這項“發明”自豪。
         
    然而對他人、對社會他卻慷慨大方。
         
    曾呈奎一生獲獎無數,但他獲得的最后一項榮譽卻不是來自科研領域。在他逝世前的一個月,躺在病榻上的他榮獲民政部授予的“全國愛心捐助獎”。他一生儉樸,卻從自己的工資、稿費和獎金中累計拿出30多萬元捐獻給社會慈善事業。
         
    “文革”時期,海洋所圖書館館長王璧增被遣送回老家當農民。他愛人帶著3個孩子在青島靠每月50元的工資生活,處境非常艱難。曾呈奎不顧自己也在落難之際,悄悄在經濟上資助她們。每當孩子們開學,曾呈奎就對王璧增愛人說:“老張叫你到她那里去一下?!崩蠌埦褪窃士睦习閺堃朔?,到家里后,張宜范就給王璧增愛人一些錢,說是給孩子交學費,如果推辭,張宜范就說:“就算是借給你的好了?!?/SPAN>
         
    青島市慈善總會成立后,曾呈奎與慈善總會約定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每年捐款1萬元。去年1210日,曾呈奎在醫院蘇醒后,表示再向慈善總會捐款2萬元。當天下午,市慈善總會的人趕到醫院,含著熱淚在病床前為曾呈奎辦理了接收手續。今年112日,彌留之際的曾呈奎得知單位正為印度洋海嘯災區捐款時,又委托他人捐款1000元。這是他生命即將結束的前8天。
         
    在曾呈奎的人生辭典里沒有索取,只有奉獻。他從來沒有在個人利益上向組織張過嘴,伸過手。作為一名享譽國內外的知名科學家,他在一套七八十平方米的房子里一住就是幾十年。他90歲大壽時,老伴硬是找人把一個大陽臺搭起來作客廳,說是送給他的壽禮。
         
    房子又多出一間,推窗見山見海,生機一片。曾呈奎樂得合不攏嘴。盡管如此,這套房子仍然不足一百平方米。
         
    有人曾向曾呈奎請教長壽秘訣,曾呈奎說一是他心胸寬闊,二是老伴兒照料得好,飲食起居都安排得科學合理。老伴兒張宜范和他共同走過半個世紀的風風雨雨,如今已是滿頭華發,雖已90高齡,仍然眼不花,耳不聾,談吐清晰。
         
    “身體有用的器官捐獻給社會,骨灰撒入大海,所有書籍和資料全部捐給中科院海洋所?!边@是曾呈奎臨終前的遺言,是一個優秀共產黨員展示給世人的赤子之心。
         
    膠州灣畔,潮起潮落。這一次,“大海之子”回家了,回歸他魂牽夢縈的蔚藍色的大海。
         
    作家雨果說過,世界上最寬闊的是海洋,比海洋更寬闊的是天空,比天空更寬闊的是人的心靈。曾呈奎,就擁有這樣一副博大、寬闊的胸懷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下一篇 76年書寫壯麗的海洋人生
    Copyright 2013-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.www.whhghzppf.com中共洞口縣委組織部版權所有
    湘公網安備43052502000010號 湘ICP備20002517號-1
    中共洞口縣委組織部電話:0739-7222362 7225912 Email:hndkdj@126.com
    聚星官网_聚星登录jx-首页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